网易首页 > 网易湖南 > 正文

颜子:大同散记

2019-09-12 11:36:22 来源: 网易衡阳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作者颜子

女儿在广州南沙区一个画室集训,八个月的时间牵之念之,每半个月去看望一次,颠簸不已,后来索性在学校附近的大同村租了个民房,絮了个窝。有了小窝,“小鸡”就在边上,我这个老母鸡也心欢毛亮了。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331.png

早上八点多的大同村,已熙熙攘攘,在这里,我最爱的是赶集买菜。街道两边,五六十岁的大妈大爷各自占了个地盘,将小菜七七八八展开,买菜的妇人目光如皇帝选妃一样犀利地掠过。妩媚的虫子在豆角上搔首弄姿,娇嫩的丝瓜因为与母亲的断裂,脐带口还流淌着浆珠,来不及整理的红薯藤堆积在大塑料袋里,叶子一片一片地被撕扯,剩下的老藤七零八落地趴在那,谁都忘记了那些葳蕤的叶子是她们孕育出来的。我选了一把豆角,婆婆一边称一边窸窸窣窣地说着客家话,我一句也听不明白。付钱的时候,我问她多少钱,二块五毛,洪亮又标准的普通话把我惊了个趔趄。婆婆脚指甲缝里的泥土像是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油腻的膝盖在朝阳的照射下如电光石火,头顶上的竹斗笠我好想好想要,拿回家做一个灯罩,那是被雨淋被日晒被汗水浸泡过的芬芳。

傍晚,夕阳已经归去,小村花静人喧,蜗牛一家三口也出来散步了,勇敢的爸爸走在靠马路的前端,宝宝胆怯地沿着边沿挪动,妈妈背上的房子后面破了两个小洞,淘气的蚂蚁一只只往里面钻,妈妈丰满的臀摆来扭去……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345.png

我害怕哪个粗心的骑手不小心碾过蜗牛爸爸的身体,就当了一会儿值班“交警”。离开的时候,将它挪了挪前进的方向……我坐在这小桥的墩边,翘盼斑驳的窗口能出现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359.png

然后,我们一起,舀尽这一湾春水。

九月的广州还是热得底朝天,房间的风扇呼呼地转动,我将洗好的被单连水一起覆在楼顶的砖墙上,发了个图给衡阳的朋友看,娟不相信那是我的被子,更不相信那是中度洁癖的我的行为。为什么不可以?上面是炎炎烈日,下面是滚滚红尘,最好的炼狱!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415.png

电炉上蒸着牛肉片,香气跑满了整个房间。第一次学着做海鱼 ,也明白了咸鱼翻身的意义,老家的淡水鱼下油锅的时候不是皮粘住了锅就是骨散了架,咸鱼可不一样 ,任你来回翻煎,它还是完完整整的一条鱼,不烂不散。我一边替咸鱼翻身,一边给好朋友文章排版插图。这渔之先生,我的忘年好友,在文章的末尾说要加上他的介绍,什么字的,号的,还称自己为斑竹山人,明明住在城里却要称山人,着实有点好笑。我一边窃笑一边又心生敬意,人的激情与自信在任何时候都要有。

房东老板发来微信,请我把窗外的空调滴水管外移二十公分。我心想,他怎么知道我就能理解他这么专业的工程用语?他怎么那么相信我就可以完成这高空作业?嗯嗯,女汉子到哪都给男人使唤。但念在他出差,念在楼下住的是画室老师,万一是言言的老师呢,水漫金山寺可不好,我火急火燎地按照房东指示在炎炎烈日下完成了任务。

我举着太阳伞走在言言学校边上的小道上,伞摇晃的绑带我想像成雨刮器,我想像自己开着车,外面下着雨,我行在雨中,我坐在车里。路边的藤蔓妖娆地附在水管上,还开出花来,永不凋谢……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430.png

小狗狗热得喘不过气来,舌头一直吐在外面散热,都不知道要收回去,两腿之间的蛋蛋烤干了水分,毫无生气,像冬天里挂在枯枝上的两颗干枣,如不是有皮囊托着,我害怕它会滚下来。

下午送言去学校,一出门,她抓住自己换过的衣服,使劲闻了闻,确定不是自己,便理直气壮地压低了声音问:妈妈,谁的衣服馊了?

放心,不会是你,你刚洗过澡换过衣服。

那是你的?言不敢相信。

嗯嗯是我,我支唔着。

为什么?言眼睛瞪得更大了,声音压得更低。

我闪一下溜下了楼梯。言追了上来:妈妈,这味道好熟悉,初中男生好几天不洗澡就这个味,哈哈哈。

谢谢你,那是青春的味道,我老太婆了。

我没有告诉她我只带了两套运动服,买菜出汗湿了,我脱了挂起来晾干一下,炒菜又湿了,再晾干一下,如此到了傍晚来来回回几次,不变味才怪?什么洁癖,环境是最好的治愈。在大同村,我唯一保持了干净的习惯就是饭后刷牙。

斑马线上,驼背的老太太吃力地拉着斗车战战兢兢地横过马路,斗车里有她刚摘回来的蔬菜,我跑过去要帮她拉一把车,她一个劲地用我能听懂的广东话对我点头:多谢、多谢。汗水贴着她的衣襟,她贴着地面……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442.png

黑里透红的老太太风驰电掣驾着敞蓬三轮车冲过街道,斗箱里还装着两个幼儿,她一点也不担心孙子会抛下车。车上的音响播放的“新鸳鸯蝴蝶梦”灌满了每个人的耳朵。据说,她每天早晚都会定时定地搭着孙子去跳一次广场舞。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455.png

晚上,我告诉言言,我要晚点去接她,她不知道,在这条无名的街道,我在等待那个云一样的女人,与她相会,再看一眼她摇摆的样子……

这天中午,过菜市场的时候便看到街边摆起了阵地 ,听说是什么生日宴,我早早地吃过晚饭,过来看热闹。好家伙,光从外观来看,比老家的酒席气派多了,百米长廊的顶棚有火(灯光)有风(风扇),马路边上还实行了交通规划,设了临时停车位,嗯,我的村盘我做主!

桌子的摆设也挺讲究的,用的都是红布,能见到的一次性用品只有杯子。上菜的妇女一个个像苗家姑娘,扭着腰提着臀。广东人的口味比湖南清淡,大部分都是蒸或下水捞,黏黏糊糊的。青菜像伐掉一片森林的树木不计成本地堆在盆子里,横七竖八,没有人夹一根,我牙痒痒地。

菜基本都上齐了,大家吃得很愉悦,一边唠着嗑。我想到老家酒席的场面,菜还没来的时候,桌子上歪歪倒倒都放着一些一次性碗杯还有收菜的红袋子。土头碗一上,手快的妇人抡起手臂一边往碗里抄,一边还客气地招呼同桌:“你夹了,你收点给你儿子吃,还有你,你收点给你妈吃。哎,你们不知道哦,我那瘫在床上几年的爷爷还等我回家给他做饭呢”。好媳妇的形象瞬间立起。

微信截图_20190911221505.png

在这里,没看到有人收菜,我纳闷着,还是广东人民生活好啊,这么多大肉大鱼,就没念着个家里没来的?噢哦!该收的还是要收,大家都吃完以后,一些老婆婆会在柱子上扯下一把保鲜袋(这一点又比老家先进多了,老家光图吉利去了,都是一捆一捆的红彤彤的袋子)把没有吃完的倒进口袋,土豆丝与菜心缠一起去了,大排骨与白切鸡骨肉相依了,我的胃一阵一阵地抽。

酒足饭饱后,女人叉开大腿剔着牙,不需要用手挡着,没有人会担心有残食溅落到菜碗里去 ,除了我;男人吐着烟圈,也没有人嫌弃会吐到他人的鼻尖;一对老姐妹悄悄地到路边拉起了家常;年轻的小伙偷偷地溜进车里,刷起了抖音,趁着女朋友还没过来,看起了美眉;要回家写作业的胖女孩在胖妈妈的带领下,拼命地挤过一条又一条人缝。小泰迪也来凑热闹,闻一下虾头:不要。嗅一下鸡屁股:不要嘞! 隔壁的大黄可是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手搭着手,趴在地上看人来人往…

胡晓昕 本文来源:网易衡阳综合 责任编辑:胡晓昕_HN0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海子母亲读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