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广东 > 正文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18-03-25 17:41:52 来源: 网易看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80年代末,“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顺口溜传遍神州大地,也激荡着无数打工者南下淘金的雄心。广州火车站,便成为了直面潮水的第一道的闸门。

和人潮一并涌入中国南大门的,除了廉价劳动力和腾飞的经济,还有肉眼可见的混乱、肮脏与犯罪。

每一个在广州长大的80、90后,年幼时或多或少都听长辈说过广州火车站的恐怖传说。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在这片弹丸之地勾连、盘聚,“黑手几乎伸到火车站周围的每一个空气分子里。”

好雄伟,好大,好舒服的火车站

1974年4月10日上午8点30分,历时16年建成的广州火车站正式开站迎客。26岁的刘广德驾驶第一趟列车缓缓驶出站台,一路向北至韶关。

40年后他依然记得,那趟车足足开了七个多小时。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79年4月14日,广州九龙直通车于30年后再次启程。

虽说车站落成是大事,始发列车没有进行剪彩,也没有特地挑选司机。刘广德的列车刚好于前一晚驶入广九车站,第二天便按照通知,改从新火车站出发。

不过在开站前夜,时任火车站团委书记的梁少英与员工通宵收拾卫生,自己搭梯子,将车站的每一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

“当时觉得广场好雄伟,好大,好舒服。”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90年代中期的广州火车站。

作为70年代为数不多的现代化建筑,火车站主楼面积达2.6万多平米,广场达4万多平米。广场上挂着一枚巨型电钟,如今已陪伴广州市民走过了44个年头。

运营初期,客流不多,车厢只能坐满一半。那时能搭乘火车的都是高端商务旅客。“做生意的人人手一个小皮箱,手里拿着像砖头一样的大哥大。”

倒是前来参观的市民络绎不绝。他们先在火车站广场上拍一张时髦的游客照,然而迫不及待地走进候车厅,排队体验当时全广州独一无二的自动扶梯。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民众排队搭乘当时全国唯二的自动扶梯,另一台在上海。

火车站位于环市西路,彼时仍属广州郊区,周边同一时期建成的还有流花宾馆、友谊剧院、东方宾馆。一栋栋“苏式”建筑在尚未开垦的土地中显得时尚又巍峨,一时落得“东方小巴黎”的名头。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90年代的环市中路。

时至80年代,广州还率先效仿美日等发达国家,与香港聚利发有限公司合作经营,改建部分贵宾候车室、会议室,开办多功能、综合性的商场。

开业不久,已囊括商品种类1200余种。买卖、娱乐场所齐全,人气鼎盛,许多商品甚至在别处购买不到。

“只见足够百米长的陈设讲究的橱窗,宛若一条商品长廊,排列在大厅的一侧。”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广州火车站里的综合性商场。

不久后,一旁的酒楼也开门营业,共设四层:一层专营快餐,菜单包括五角一碗的肉粥、两块钱的盒饭;二层为舞厅及咖啡厅;三层经营正宗川粤大菜;四层作包办宴席的贵宾厅。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80年代,广州火车站酒楼内的茶餐厅。

为了解决旅客提出的吃饭难问题,时任广州铁路局局长亲自批示三千元,将车站原有的小卖部改建成餐厅,并添置桌椅,装修厅堂。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80年代初,站内供应的免费热水。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80年代中期,广州火车站的广播室和综合控制室。

旅客体验到消费乐趣的同时,还能感受到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和免费的高级服务。车站设有母婴休息室和儿童乐园,不仅对所有人开放,而且免费。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服务员”,一位下肢瘫痪的男青年,接过服务员为他买来的盒饭时吐露心声。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80年代末,广州火车站一服务人员在为乘客倒茶。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候车的乘客在皮椅上休息。

实际上,铁路部门改革的目标之一,正是要把单一的运输经济改为”以运为主,多元化的运营经济”,这与当时整个市场经济的政策走向保持了高度一致。

改革的成效十分显著。仅1985年一年,广州火车站就收到了近四万封来自全国各地的表扬信。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

也恰恰在这一年前后,广州火车站宛若天堂般的服务急转直下。

80年代改革的春风率先吹暖了南方,“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顺口溜一时间传遍神州大地,也激荡着无数打工者南下淘金的雄心。

广州火车站,便成为了直面潮水的第一道闸门。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2年正月初八,数万农民工涌向湖南岳阳火车站,乘车前往广东。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9年,一节南下的车厢内。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90年代,刚刚抵达广州的陕西民工。

数百万名斗志昂扬的打工者不远万里奔赴广州,出站后却又茫然无去处。

那时还没建立起市场经济所需的人才市场,想要在这片热土上寻找一处安身立命之地,并非易事。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86年,“打工妹”在站前广场席地而睡。摄影 / 安哥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1年3月,几名男子在站前广场驻扎,等待工作的机会,他们身后是漫长的买票队伍。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1年3月,广州火车站附近聚集的农民工,那时他们还有一个充满歧视的称呼——“盲流”。

“有些人靠乡里亲朋的关系指路,有些人是受了当地政府组织已有归宿,更多的却是几人几十人一堆,在烈日边缘,在都市一角,苦苦等待、寻觅。”

1993年,时任《南风窗》副主任的秦溯观此大潮时有感而发。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90年代,文明路上等活的装修工。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90年代,文明路上等待做工的外地保姆。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广州火车站,

乖乖把钱拿出来!”

和人潮一并涌入的,除了廉价劳动力和腾飞的经济,还有肉眼可见的混乱、肮脏与犯罪。各种恶性新闻或凶险传闻四散开来,广州火车站仿佛在一夜间沦为了一块不祥之地。

“乱,是从1983年开始的。”

一名在火车站地区工作的老警察回忆。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女子的耳环被夺去,只剩下几道触目惊心的血迹。摄影 / 邓勃

本地人公认的真理是,如果你不是那儿蹲点的小偷、劫匪或巡警,最好绕开流花地区走。在流花分局从警二十余年的曾志坚表示,当年他都不敢让老婆到火车站广场派出所来看他。

当然也有一些不怕死的,比如记者,决心迎难而上一探究竟。1995年夏天,张松随深圳《焦点》杂志社在广州火车站进行24小时连续采访。

临行前一晚,社长和总编特地在老俵菜馆举行了壮行会。桌上反复叮咛道,一旦遭到围攻,立即大声呼救,公安干警会尽力保证大家的安全。

“一句话,唯愿每个人都平安归来。”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广州火车站上常见的一幕:当警察追来,小贩趴地装晕倒,警察只好打电话给120。摄影 / 梁文祥

短短的24小时内,张松与同事们目睹了小偷、劫犯、诈骗犯的轮番登场 ——

一名暨南大学的教授趁找零钱的工夫,近万元的行李不翼而飞;两名男子被抓现行后,用长木棒将便衣打得满脸是血;十七岁模样的男孩被巡警掐住脖子,咳出一对咬瘪的耳环;湖北的乘客刘清林在候车大厅倚着墙打盹,醒来后缝在内裤上的3800元不知去向;一名湖南妇女花800元购买了一块假黄金;女厕所出现了一个假票批发站;入夜后,一个饿晕过去的瘦小伙被抬入了休息站......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一对小夫妻在广州丢了钱和车票,相拥而哭,豆大的泪珠顺着女子的脸颊滑下。

1996年,广州火车站每日的人流量已达10万。人员复杂,警力不足,惊心的犯罪与辛酸的故事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采访完毕,张松心情沉重地写道:“睁眼已是凌晨五点,广州火车站熙熙攘攘,繁忙的一天又开始了。我们却无意拍摄下去了,还能有什么新闻呢,无外乎抢劫、动刀、偷盗、卖假票、高价勒索之类吧。在这里,一切都已司空见惯。”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4年凌晨5点,警察将一制假票的老狐狸抓获。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一割包行窃者被抓现行后仍当众耍赖。摄影 / 梁文祥

然而,还有一种罪恶,张松没有目睹。

2000年初,按当时流行的说法是“迈入千禧年之际”,《南方日报》的摄影师梁文祥写下遗书,只身闯入广州火车站及周边地带,暗访吸毒者。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站前角落里,一个年轻的孩子正吞云吐雾。这些孩子无从选择自己的命运。有的跟随父母学习了不少“演技”,有的则生下来就有毒瘾。摄影 / 梁文祥

广州火车站的恶势力鄙视链在2000年前后基本形成 —— 混混看不起租房子的吸毒者,租房子的吸毒者看不起流离失所的吸毒者,这些吸毒者们则集体看不起得艾滋病的。

他们以火车站为圆心,以周围几公里为活动半径,在此地“安家”、“工作”、养孩子;醒了就去碰瓷抢劫,“饿了”就去吸粉挥霍,从无积蓄,也无法脱身。一位吸毒者曾向人吹嘘,“我的血液里至少跑着两辆桑塔纳2000。”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来自湖南的男子,老婆在广场卖时刻表,夫妻天天见面。为了骗老婆说戒了毒,他只好躲在角落里请人帮忙注射毒品。摄影 / 梁文祥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5年5月14日,外号“佳木斯”吸毒者(右)成功敲诈一名旅客后,与其他几名吸毒者分赃不匀,争打起来。摄影 / 梁文祥

“车站本来是个短暂停留的地方,他们却在这里迷失、堕落、流浪,最后在这里长眠不醒。”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一对在高架桥下露宿的毒夫妻。每晚他们都会紧紧拥抱着睡觉。

每一个在广州长大的80、90后,年幼时或多或少都听长辈说过广州火车站的恐怖传说,真真假假难以分辨。记者恭边在《去火车站看看》一文中记录了各种令人乍舌的犯罪手段。

首先是无时无刻的抢劫勒索。1995年,一名记者在广场被勒索时,不远处的城管却袖手旁观,“我帮了你自己也没命!”;1998年,一名上海人广场遇敲诈,两个大汉拦住他:“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广州火车站,乖乖把钱拿出来!”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一男子在火车站拉住乘客的行李包要钱。

侥幸躲过了抢劫,还可能遭遇全世界最贵的公共电话。1999年,一位东北游客因拒付398元电话费,大喊“就算打到美国也不要这么多!”,被四五个人围住打断了脚。

其他五花八门的犯罪还包括:设施简陋的高价旅馆;高价野鸡车;会不翼而飞的行李寄存点;叫了押金后便耍赖的职介所;堵在售票口前不许你买票的票贩子……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为抢客源,几名野鸡车拉客女在互相打架。摄影 / 梁文祥

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在这片弹丸之地勾连、盘聚,形成不同势力,也让广州火车站沦为了人间修罗场,步步惊心,处处凶险。

“黑手几乎伸到火车站周围的每一个空气分子里”,一名旅客如此感慨。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流浪儿和小贩在持棍对峙。摄影 / 梁文祥

2000年至2005年间,广州警方针对火车站区域进行强力整治行动。2005年7月,铁道部率领来自全国各铁路公安局的精兵强进驻广州站,联手当地公安,于20天内端掉19个帮派。

曾经“盲流”聚集的两颗大榕树下,变成了候车旅客的纳凉之地。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清晨,派出所门口蹲着许多因割包行窃被抓的小偷。摄影 / 梁文祥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5年禁毒日前夕,广州铁路公安宣布逮捕一批吸毒贩毒的违法犯罪分子。被囚车送走时,他们还不忘朝记者微笑。摄影 / 梁文祥

全国春运看广东,广东春运看广州

90年代的混乱无序直叫人心惊肉跳,却阻挡不了人们南下的热忱步伐。当日历翻至一年一度的春节,混乱又成指数级增加。

1994年春运期间,铁路部门发送的旅客人数达1.8亿人次,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大规模迁徙。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8年春运,人山人海的广州火车站。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1年,广州火车站旁的女厕“爆棚”,等上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在没有12306的年代,购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是所有打工者一年里最痛苦的时刻。

2001年至2010年间,每逢春运,《羊城晚报》的记者邓勃都会扛着相机,混在人群中捕捉那些惶恐与焦躁的面孔。一路上,他目睹过不少温暖人心的片段,但是最忘不了的却全是悲剧。

“有人受不了臭味,跳窗死了,也有人直接在我身就疯了。”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瘦弱的女孩紧紧拽住队伍前方人的衣服。摄影 / 邓勃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1年春运列车。摄影 / 邓勃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0年春运列车,一名女子的双脚。车门挤不进,只好从车窗进。摄影 / 邓勃

从80年代后期开始,铁道部几乎每年都要动员人力物力,在春运期间大力支援广州站。

1991年,铁路部运输局一员工在递交上级的春运铁路客流报告中作如下记录:

“春节前,铁路客运突出的矛盾在广州地区......春运过后,出川客流首先是去广州,襄渝线平时每日有只有旅客上千人,春节后每天都有旅客七八千人乃至上万人,旅客列车超员严重,并有积压。”

“全国农村现有1.3亿剩余劳动力......每年春运期间产生的大量民工客流不可避免。今后几年内,还将呈增长趋势。”

“全国春运看广东,广东春运看广州”成为了一句经久不衰的口号。

还来不及从前期舒适环境和高质量服务的美梦中醒来,人们就必须面对脏乱、拥挤、一票难求的事实。回过头看,原先这种实现了“顾客即是上帝”的理想化幸福,完全是建立在有限的客流之上。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1999春节,车厢上,一名帽子被挤歪了的警察试图维持秩序。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一名乘警的帽子里都是汗,帽子里贴着的各趟火车时刻表已经被晕湿。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株洲火车站,一个不堪拥挤的老汉跳下车站,向警察求救。他的儿子则继续搭乘列车,前往广东。

90年代后期,广铁决定将部分用于运货或牲口的列车,经过简单改装后作客车供人出行。这种“闷罐车”就如同其名字一样,让人窒息。白天阳光照射,闷热如蒸桑拿;晚上气温骤降,寒气逼人。

工作人员回忆,每次接车时,首先要一个篷一个篷地检查,看看车厢内有没有死人。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闷罐车的每节车厢只有一个小窗户透气,有经验的乘客会提前占好整厢列车两头。

70年代建成的铁路运转系统,其承载能力仅为4万人次,对10年后的汹涌人潮毫无招架之力。

新世纪后,为加大候车面积,车站内的酒店、旅馆、商场全部拆除;2005年,广州火车站再次对候车室进行大规模扩容改造。

然而,这一系列改变依然没有抵御08年那场突如其来的雪灾。数十万旅客的滞留与数人被踩踏致死的沉重代价,使其成为了中国春运史上最难以释怀的一页。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08年春运,火车站前的马路已实行交通管制,滞留旅客在高架桥底躲雨。

除夕当天,无处下脚的站外广场上,期盼归家的人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数万军警手挽手叠成几层细密的人墙,守在站前11个昼夜,生怕一个疏漏,便让摇摇欲坠的秩序瞬间溃决。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8年,广州火车站。

广场上一遍遍放着电台的广播,电台主播用嘶哑的声音不断重复:“留下吧,广州也是你的家”。回应的只有一片喧嚣。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8年,广州火车站,春运列车的玻璃窗上,写着“回家”二字。摄影 / 邓勃?

这场危机被研究者们当作特大案例,写进上百篇城市规划及公共安全论文中。

你可能不知道,90年代广州火车站有多乱

2008年最令人难忘的照片。

最后一个“春运”

2017年年初,早已不堪重负的广州火车站终于敲定了升级改造计划,改为高铁枢纽站,并与广州东、广州南、佛山西、棠溪站等站点共同分散客流。

旧貌换新颜后,拥挤与不堪的广东春运记忆,或许能随着老火车站一并退出历史舞台。

“老不是不好,但老得不够实用。相对广州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来说,显得小了。”

当改造的消息传来,念旧者们开始捕捉这片昔日淘金之地上的奇闻异事。而40年过去了,每一个看似惊心动魄的情节,往往也只暗合了历史的进程。

车站会变,城市会变,潮水的方向也会改变。唯一不变的,或许只有人们对发财致富的不懈渴求。

贺元韬 本文来源:网易看客 责任编辑:贺元韬_G1040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白岩松:50岁的我很好奇,你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