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广东 > 正文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2017-04-18 07:39:38 来源: 咩事
0
分享到:
T + -

广州,每天有上万名外卖小哥在拿着数十万人的口粮骑着电动车在路上驰骋。他们到底是谁?他们能月入过万?他们又有何烦恼?今年3月,南都发起了广州外卖小哥群体调查,用数据和个案还原这个群体的真实面貌。

他们骑着一辆电动车东奔西跑,在大街小巷搜寻门牌号,却无暇顾及沿路的风景。

门槛低,自由,多劳多得,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工作压力,让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投身这个行业。甚至,“月入过万”“快递员转行送外卖”也屡见报端

高速发展的社会,外卖小哥也试图用速度去追赶,但却不能忽视速度下隐藏的危险:4月5日,杭州一名外卖员在派送路上与一辆黑色轿车相撞,外卖员送院后抢救无效身亡。

作为大家最熟悉的陌生人,他们的现状到底如何?请看南都调查。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谁在给我们送外卖?

“外卖小哥”这个带着亲切感的称谓,似乎已经给这个职业定了“性”。调查结果也显示,只有3.48%的外卖员为女性,并且年龄主要分布在22岁-30岁之间,以年轻女性为主。

性别 根据饿了么平台提供的数据,截至2017年3月1日,该平台广州地区女骑手总人数有220人。而美团外卖的数据则是:广州地区共计3000多名美团骑手(一线配送员),其中女性骑手40余人,约占比1.3%。而百度外卖提供的男女性别比最高,约为9:1。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年龄 外卖小哥的年龄普遍介乎于22-30岁之间,达到6成,而95后也有15%,被称为“小哥”一点也不为过。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籍贯906位填写了户籍的外卖小哥中,有390人来自广东,其中广州有77人,紧随其后的是湛江和揭阳人,而外省主要是周边省份,湖南142人,广西也有88人。

他们的收入?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收入 传说中的“月入过万”,在广州众多的外卖小哥中只是凤毛麟角,不足1%,超过85%的外卖小哥月收入不足7000元。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工作时间 当你以为外卖小哥就是在午餐和晚餐时间才需要工作,那么超过96%的小哥会告诉你,他们每天起码要工作6小时,甚至有接近3成的小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根据记者的采访发现,外卖小哥最早的6点半就开始出门派送早餐,最晚的12点也还能接到宵夜外卖单,在这个以“吃货”自豪的城市,从早到晚外卖小哥都不敢懈怠。

即使收入不高,但有6成的外卖小哥认为,这份工多劳多得,所取得的收入也算理想,还有接近3成小哥认为,这份工相对自由。

他们的烦恼?

难题 令外卖小哥的头疼的有四件事:派送时间紧,压力大;派送路途险阻多;顾客不理解;最后还有保安城管等的外界阻力。其中由交通状况决定的派送路途,以接近7成小哥的投票高居榜首。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困境 有超过15%的小哥表示曾经遭遇过交通意外,占小哥遭遇意外类型中的榜首,其次就是交通工具被盗。共享单车盛行后,电动车成为了小毛贼眼中的香饽饽,小哥驾驶的电动车价格一般在1600元左右,丢一部等于白干了一个礼拜。

除了电动车会被盗,放在车里的外卖也一样老逃小毛贼的觊觎。同样的,被盗的外卖一样是要小哥自己负责“买单”。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外卖小哥的“高薪”真相

“月入过万”是外卖小哥身上一个奇怪的标签,仿佛是底层劳动人民的逆袭。常常被拿出来和性质相同的快递哥作对比,也有不少的快递员因为收入的关系而转行到外卖行业,今年25岁的张显良就是其中一个。但他发现“月入过万”只是个小几率情况,而随之而来的是不可小觑的劳动量。

3月30日,中午11点,张显良又来到了岗顶百脑汇电脑城。楼下几层是卖电子产品,从第四层开始是餐饮。基本上每天有上百张单出自这里。电脑城侧门的停车区域停满了各家平台的外卖电动车。

这张订单来自一川菜连锁,总共两大袋,大圆盒里装着酸菜鱼,小盒里装的是饭,还有几盒其他菜肴。比起以往每人简单的一盒快餐,现在的白领更爱将饭桌上的聚餐外卖到办公室来,但这样对外卖的要求就更高了。

一提起两袋外卖,瘦小的张显良胳膊往下沉了一沉。还好送餐的距离不远。

11点15,到达百米开外展望数码广场楼下,等电梯的人不多,目的地在17楼,时间还早,张显良决定坐电梯上去,“到了高峰期,一般直接走楼梯”。电梯到了,进去的8个人里,有4个是外卖员。

餐送到了,勒红的手暂时放松了,又马上拿出手机,确认订单已送达。没有间隙,早在10分钟前,后台就已发出了第二张订单。

等不及电梯,张显良决定跑下楼去。其实用“跳”更合适。旁人看着惊险,他却自信满满,“这样下17楼,用不到几分钟,我从来没摔过。”

跑起来,开锁,上车,又继续下一单。从中午11点开始,一直到2点,是一天当中外卖小哥最繁忙的时间,脚不是踩在电动车的脚踏上,就是不断的奔跑中。一慢下来,人民币就会随着时间溜走。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去年和今年的春节,张显良都是在电动车上奔波着度过。春节期间,写字楼的白领放假回家,外卖订单量是全年最低,然而外卖员也大部分回家过年。天河商圈里,张显良所在的饿了么平台剩下10个外卖员坚守岗位。

“过年期间,一个单额外补贴20块钱。” 张显良没回武汉老家,宁愿在广州送外卖,一天下来,十几二十个单,一个春节下来收入可观。

年三十那天,最后的一单是隆江猪脚饭,晚上8点多,送到一栋写字楼里。“说不定他是赶着加班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家过年了。”张显良很平静地说,没有露出羡慕的表情。那晚10点,他也打包了份猪脚饭给自己。

张显良从汽修专业毕业后,在修理厂做学徒,一个月只有700块。钱来得太慢,他急着要替家里人还债。张显良的父亲前些年生意失败,欠下了40多万元的债务。毕业后的他脑子里一直想的都是赚更多的钱。

于是他从武汉来到广州,随后找了份快递员工作,“太累了,没日没夜地收件派件,性价比不高”。后来他听说外卖员好赚,就改行成为了一名“骑士”。

多劳多得,是外卖员的收入规则。中午2点到下午4点半,晚上8点到10点,外卖的闲时,每个站点里只留八个人值班,张显良总在其中。每个月平台安排的4天休假,他都主动申请继续工作,2016年,他只休息了10天。

之前,的确月入过万,“底薪加上补贴,每单提成大概有10块钱”。但如今,周一至周五,每天跑40单左右,收入也依然不如以往。他内心隐隐有种不安,行外越吹嘘外卖员收入高,他们的收入却有可能越走越低,“做的人多了,利润自然分薄”,正如当年一度兴旺的专车市场。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不怕苦累,就怕不被尊重

老季今年48岁,算是外卖小哥当中的“高龄”从业者。自家操持的服装生意失败后,转行做了兼职外卖员,做美团众包的派送。“时间自由安排,万一有其他事情也方便走开”,老季没有说白,但言语中透露出自己还有其他赚钱的门路在操持着。

老季是湛江人,小马说过,客村一带,送外卖的很多是湛江人。他们自组的抢单小团队中也大多是湛江人。而老季年龄虽长,体力不如年轻人,但却是团队中的“抢单王”,是美团骑士中的钻石等级。

“就靠个眼明手快,楼层太高的不去,城中村里的不去,不好停车,距离远的当然也不要”,老季说他最高纪录是同一时间接9单,“但有6单是同一个地方订的,平时最多也就7单。”

老季说,但这份工最让他觉得难过的不是累,而是感觉不到别人的尊重。

大冬天,外卖员为了给食物保温,往往要背着餐箱一起爬楼送到客户门口,比平日还要累上许多。“但当你拿出外卖递过去时,对方一句话不说,接过去就把门关上,好像怕你偷窥到什么。”老季说,有时因为天气原因送晚了,还得看顾客脸色,“为了不被差评,还得解释。”

外卖小妹上岗记:瞒着家人送外卖

外卖小妹是外卖员行业中的稀有动物。外卖派送劳累辛苦,有一定危险性,但依然有“小妹”看中了它的优势。阿珍(化名)就是其一,为了方便照顾家庭选择了外卖员行业。

为什么会选择一份以男性居多的体力活来做?阿珍说,那是为了能回广西看她那13岁的儿子,这份工作可以请假,压力也没这么大,“这样我就可以一个月回去一次,而且开家长会什么的也能够出席。”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虽然阿珍年纪在站内算偏大,但即使是90后的小哥也把她称作小妹。一起工作了一个多月后,这群小哥们也真的把她当妹妹照顾。

早上10点半,最早的单差不多这个时间会出现。“一般是些预定单,时间比较宽松”,站长周德苗介绍道,虽然阿珍是女生,但在系统后台派单是一视同仁的,并不会因为是女生而特殊照顾。唯一特殊照顾的是,阿珍不需要参与晚上8点后的值班,这是处于安全考虑。

第一张单是岗顶附近的快餐店,要打包5份饭。这一天,天空飘着小雨,阿珍说,就怕车轮打滑,只要不是大暴雨,这些都不会影响派送速度。“但我现在最担心就是夏天,一是台风多,二是天气炎热。”只不过是干了两个月,阿珍的手背已经黝黑得与手肘间出现了分界线。“听说很多女外卖员最后离职,都是担心被晒黑。”

来到快餐店,老板很快把外卖打包完毕,分成了两大袋。南都记者随手试了一袋,重量接近10斤。但阿珍却轻松自若地拿起就走。“单多的时候,还得一只手指勾起一袋外卖呢,最多试过7只手指分别有七张订单的外卖”,阿珍笑着说,当母亲之后,力气就自然会变大许多,这些重量对她而言都不算什么。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爬楼梯才是阿珍最恐惧的。“第一天送外卖,走了好多次四五层,第二天那腿酸软到不行,但还是要继续爬楼梯啊”,阿珍说刚开始缺乏锻炼,现在腿脚习惯了高强度的劳动,比以往更有力了,脚也就不会痛了。

第一个月,阿珍完成了554单,平均一天有20单,收入6000元左右。虽然收入并不比之前多,但阿珍说胜在自由,还能兼顾家庭。外卖员每周有一天休息时间,而阿珍总是把那一天休息时间留着,留到月底一次性休4天,这样就可以回老家探望儿子。

“暂时不会跟家里人说,怕他们担心”,阿珍小心地开着电动车汇入了天河路上的车流当中。

记者调查广州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真相

本文来源:咩事 责任编辑:熊珺_NO911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十九大主席团会议通过"两委"候选人名单(草案)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广东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